戊戌

又一个奇葩梦

    又做了个很66的梦,梦见自己生活在一个奇怪的镇子,镇子的地势也很奇怪,三面环山,唯一通往外界的是一条宽阔的看不到边的河流,一年中有十个月都在下雪,剩下的两个月,外界的船只会到来与镇里的人们交易一种东西……应该是魔法矿之类的东西,反正是西幻魔法背景。

    每个人都会一点魔法,反正梦里的“我”有意识的时候,我身旁的两个小孩子手心里放着小小的烟火,照亮了周围的皑皑白雪,之后有一个姑娘就直接拉我走了,周围经过的人头发跟彩虹似的,啥色都有,只有我还有拉着我那姑娘的后脑勺是黑的,我当时还有点迷糊,就听见拉着我那姑娘说要带我去码头那一片看看有没有帅哥……?顺便买点新鲜东西,如果有法杖就更好了,她已经不想在徒手呼法了,怎么也要买个魔杖装个逼什么的……我心里默默吐槽,这姑娘也太耿直了……比起装逼她明显爱帅哥爱的更深沉。

      后来到了码头,这地方比我想象中大的多,一股浓浓的隔壁指环王的味道,而且中央竟然有喷泉!!?这种滴水成冰的地方装个喷泉……建筑师的脑洞开错地方了吧?周围人还挺多的,就是年龄段挺低,站直了没一个到我胸口的……那姑娘交代我一声便撸袖子去一边的摊位厮杀去了,留我一个穿的跟狗熊似的和一堆玩雪的小孩在这傻站。

       我站的jio冷,就围着这喷泉开始转,一边转一边蹦,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周围的人眼光不对,回头一瞅,后面跟着一串熊孩子,个个都穿的不少,在旁人眼里就跟一只长得跟狗熊亲戚似得牛带着一群小牛拉磨……

        我跟他们那精亮中带着搞事的大眼瞪小眼了会,面孔徒然狰狞了起来!把身后那群小跟屁虫吓得一哄而散!在他们快活的像过度肥胖的小鸟崽子轱辘回自家家长的怀抱后,我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在我身后不远没动。

         未完待续……


唯唯诺诺

  龙族同人,结构混乱,用词不当,你能想到的bug这儿都有,结合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为宽心而瞎写的

如果还可以接受,走你

   手机在副驾驶上震动,屏幕上的“老头子”一直闪烁着不停,终于在它快要没电时,这辆嚣张却又无人的法拉利终于迎来了主人—红头发的少女拿着甜筒进来驾驶座,却瞅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瞬间一脸嫌恶的像条游鱼一样滑出了这辆价值不菲的跑车,然后随意的靠在车上,微风拂过她的长发,一点银色在耳边闪烁,车子里,手机正式关机。

   诺诺把容易化掉的甜筒给解决了,终于可以悠闲地一边啃剩下的华夫饼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行程,美女与豪华跑车相映成景,引得无数眼球,但敢于上去搭讪的却没一人,原因很简单,1,那辆500万的火红的灼人眼球的法拉利 2,那美女身上哪怕一顶帽子都是在奢侈品杂志c位出道过的 而且那周身的御姐气质,感觉一个不好就会被赏毒舌或是直接飞踢……

   终于诺诺翻出纸巾擦了擦手,随手三分纸球进了垃圾桶,惹来一个小小的赞叹声,抬头望过去,发声源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与诺诺对视后脸徒然爆红扭头,但片刻后又顶着一张西红柿脸,勇敢的直视着眼前这位帅气好看的小姐姐写作微笑读作傻笑起来。

   诺诺对于可爱的生物抗性略低,忍不住也回了一个微笑,那个女孩眼中的光彩更盛,但可惜的是一辆出租已经停在了她身边,她约的车已经到了,于是她只能无奈的冲那位小姐姐摆了摆手,谢过出来帮忙搬箱子的司机先生,便坐进了后座,司机把车后备箱合上后,恰好撞上诺诺的视线,有些局促的笑了笑,便快速回到驾驶座,将车发动。

   诺诺还是没骨头般倚着车门,但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冰冷的杀意弥漫,看着那辆缓缓开走的出租车,随手打开了车门坐进去,把手机插上电后,拿出一双手套慢条斯理的带上,不管装备部里的疯子再怎么痴迷高杀伤力,他们也是会做出一些很有用的东西,例如,执行部人手必备的手套,让你在处理一些小小的"麻烦事"时,不会有太多后顾之忧……

    诺诺打开蓝牙耳机,并且向学院发起申请追踪可疑车辆以及诺玛的支援,看着缓缓挪动的车流,诺诺一边等待着耳机里诺玛的回应,一边拉下后视镜对着镜子呲牙一笑……

     未完待续……


心已有所觉但亦作不解1

  再次醒过来时,身处一片不怎么让人舒适的黑暗里,她注视了这篇黑暗半晌,才慢吞吞的了解了自己现在的栖身之地后,手堪堪的离开了袖中的匕首,哪怕活过了那般长的岁月,掌握的力量越大,越不可思议,她却越来越依赖手中这把已经久未见光的武器,明明她当初最不屑的便是一味回味逝去的时光,到现在身处其中才知道,纵然你能以一身对抗这世间的一切,但错过的终究是错了。
  正当她又差点溺进过去的记忆里时,今日已熟悉的气息停留在拉门外,狐之助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大人,短刀们向您表示谢意采来了鲜花……话还未落,拉门里传来的灵力便已经向它表明了主人的意思,狐之助恭敬的垂首,退出了这个领域。
  斜倚着榻上的软枕,回想起政府给的刀剑图鉴上那一把把熟悉或陌生的武器,再联想起它们化作的神明的模样,轻阖双眸,眼底飘过一丝冷光,无谓的作为,世间强者何其之多,若是真的想赢得这场战役,又怀有唤醒神格和沟通神明的能力,上穷碧落下至幽冥,又何愁找不到更为强大的助力呢?却偏偏在俗世寻求空有天赋却懵懂不知的幼儿来操控一群冰冷的武器,这其中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就不用多说,而且还什么人都敢招……这样早晚都要出事……
  想着想着,若有所觉的拂过鬓发,摁上额角,长出一口气,这乱想的毛病该改改了,虽然已无劳心之患,但……终究都是要改的。

心已有所觉,但亦做不解

  他们从未见过自己的审神者,从落英中诞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狐之助那圆滚滚的身躯,身体里流动着强大而陌生的灵力,却始终无法得见灵力的主人,狐之助笑眯眯的告知他们,这座本丸的高度的自由和唯一的禁忌——审神者所居住的天守阁,一步都不能踏入,否则,后果自负,每日的各项任务都是由小小的纸鸟式神送来的,哪怕有调皮好动的短刀捕捉到未能回程的鸟儿,它也只会乖巧的缩成一团,而后,化为灰烬,最开始,看到这场景的短刀哭了一夜,在第二天的黎明,他睁开哭红的眼睛,发现自己枕边有一只青色的纸鸟,纸鸟灵动的飞起,落在他银色的脑袋上,瞬间一阵灵力的清风拂过,哭了一夜的后遗症悉数消失,短刀们获得了来自审神者的唯一礼物——一只青鸟,看着开心的短刀们,狐之助咽下了那其实是审神者改良版永久性加速符的真相,好歹……也是审神者亲手改良的吧?它瞅了瞅一旁若有所觉的成年组们,转身跑去厨房寻找油豆腐的倩影了。

突发奇想 假如朋友们都是瓶子

  有的是3.5块的雪花啤酒瓶,凑近看看说不定还有一些不明物体的残留(?!)经过严谨的化验后,那些是烧烤的油脂,夜晚大排档的热闹,还有……一小点,盐分的残留,有的是非常漂亮的玻璃瓶,里面盛满了洁白的羽绒,这些美好轻盈的情绪都是你,或是你们经历过的最好的事情所带来的,这也使得每次遇到她时你总会忍不住微笑的缘由,为了保护这个美妙的瓶子,你会下意识阻止那些阴暗的东西渗进里面,还有些就是普通的矿泉水瓶,成分单一,带给你的感受也是平淡的,但这其中也隐藏着大大的惊喜,你不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平淡无奇的水,还是激情无限的雪碧,或是最烈的伏特加。
  这么说来,大家可以开个收藏……专门收集各种各样的瓶子什么的……